收藏本站 您好,欢迎来到富商建材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行业导航 产品 求购 企业 动态 展会 招聘
分享到:

江苏邳州市碾庄2018定融计划 >详情请联系林经理,享购买金额的0.6%-4%的现金返点,现结到账,一手资讯

产品名称:江苏邳州市碾庄2018定融计划
产品期限:2年
付息方式: 半年付息
规模:5000万

预期收益:
20-50-100-300万 8.5%-8.8%-9.3%-9.6%

资金用途:资金用于淮海经济区碾庄五金机械产业园基础设施建设
风控措施:
1、纯国企融资:邳州市振远建设有限公司(公司总资产25亿、最终控股为邳州市财政局)

2、市级纯国企担保:邳州市博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公司总资产27亿、最终控股为邳州市财政局)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

3、1亿应收质押:融资方提供对碾庄镇人民价值1亿元应收账款质押并中登登记、确权!

4、管委会出函:邳州市碾庄产业园园区管理委员会出函,承诺将本产品兑付纳入财政预算,优先予以安排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【无关本文】   来源:寻找中国创客 记者:蔡浩爽 编辑:魏佳   马斯克的 Space X 再次迎来“首位”私人太空旅行者,希望这次的太空之旅不会跳票。   在预热了将近一周以后,这位神秘太空游客的身份终被揭晓。北京时间9月18日上午9时,埃隆·马斯克宣布,Space X将使用新型的BFR(Big Falcon Rocket,大型猎鹰火箭),运送日本富商前泽友作(Yusaku Maezawa)及他的同伴们进行为期7天的环月之旅。该飞行预计将于2023年实现。   停滞了46年的人类奔月之旅即将被马斯克重启,整个科技圈都为之沸腾。   但实际上,早在一年前,Space X 就放出过类似的消息,宣布签约了两个私人游客,将于2018年底运送他们抵达月球。然而2018年即将进入第四季度,人们只等到了这次私人月球之旅跳票的消息。   自古深情留不住,唯有套路得人心。可回收火箭、登月、带领100万人类移民火星……马斯克无疑是科技圈最会玩营销的商业大亨,吸引着全世界他的飞升梦。   飞往月球只是钢铁侠星际探索的中间过程,北京时间18日上午,在连接全球的媒体面前,马斯克说:这是人类多星球化进程的一步。这枚 BFR 还承载着马斯克移民火星的终极构想。   “钱则有座”其人   “如果你准备好赴死,那你就是该去(火星)的人。”   马斯克毫不讳言其构想的危险性:第一次火星之旅将会非常危险,死亡率很高,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。   恐怕第一次月球之旅的危险程度也不逞多让。   马斯克并未透露此次环月之旅门票价值几何,只是说“只要每年发起1-2次登月旅行,这项任务就将贡献总收入的10%-20%。”而据私人太空旅行机构Space Adventures的信息,飞往月球的价格至少是飞往国际空间站的两倍,可能会达到1.75亿美元。   前泽友作一口气买下这趟发射的全部坐席,这个有钱任性的“疯子”到底是谁?   据公开资料,前泽友作出生于1975年,在日本富豪榜上排名14位,也是日本第三年轻的亿万富豪。其福布斯估计,2017年其个人净资产36亿美元,目前身价27亿美元。   1998年,23岁的前泽友作创办电子商务公司Start Today,2004年成立的ZOZOTOWN是日本目前最大的时尚类在线零售网站。   了解了这位“钱则有座”的生平,你会发现第一个花钱去月球旅行的是他,一点也不奇怪。   这位年轻的富豪是个“真朋克”,高中毕业后即带着*游历美国,成为了加州的一名鼓手。   也是摇滚帮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——他在美国发现了销售音乐产品的商机,把邮购音乐产品的做法带回了日本。就连其公司“Start Today”的名字都是起源于朋克乐队大猩猩脆饼(Gorilla Biscuits)的一首歌“Let’s Start Today”。   在这次购买探月门票之前,前泽友作上次为国人所熟知的事件是“史上最贵车祸”。   2016年底,前泽友作名下的全球唯一一辆的定制车款帕加尼Zonda ZOZO惨遭另一款豪车迈巴赫 62S撞毁。除了这辆帕加尼Zonda ZOZO,他名下的豪车还包括爱马仕版布加迪威龙。   但跟前泽友作花在艺术收藏上的投资相比,买豪车的花销可能不足为道了。据悉,前泽友作每年购买名画就要花掉过亿美金。   他曾以1.105亿美元的天价拍下了巴斯奇亚(Jean Michel Basquiat)创作的《无题》(Untitled),创下美国国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。此外,前泽友作还曾在24小时内出现在两场艺术拍卖会中,共计拍下7件作品,贡献出9780万美元。   马斯克总爱致敬,比如将特斯拉音乐系统的最大音量从10调整到11,致敬Spinal Tap 乐队的专辑 Volume 11;比如在 SpaceX 龙系列首次发射时在飞船里放了点奶酪,致敬喜剧界披头士Monty Python;再比如在猎鹰火箭搭载的特斯拉跑车上,放了一本将马斯克从危机感中拯救出来的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。   在这一点上,前泽友作和马斯克是同道中人。前泽友作表示,他有可能将毕加索等人的画作一起带上太空。   “如果巴斯奇亚去过月球,那他画出来的画是什么样的?如果安迪沃霍尔、毕加索、香奈儿女士去过月球,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会多不一样?”前泽友作相信,月球上充满想象,可以启发艺术家的创作。因此,这次月球之旅,他将邀请6-8位来自绘画、摄影、音乐、电影、建筑、时尚等领域的艺术家。   “我从小就向往月球,不能错过这个机会,也想拥有这次绝妙的体验。但我不喜欢孤独,所以我要和大家分享这次经历。”前泽友作如此解释此次的“包机”行为。   9月13日,这位日本富豪默默开通了新浪微博。有趣的是,他的第一个关注对象是“周杰伦中文网JayCn”。   截至目前,他的24个关注对象中,还包括周杰伦的原创品牌 MRJ、苹果 CEO 库克、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、万科董事会王石、华谊兄弟总裁王中磊、地产大亨潘石屹以及木木美术馆创始人林瀚等。   跳票大王&营销*马斯克   其实,向富人售卖月球观光票这门生意,并不是马斯克的独创。   早在1998年,美国就成立了Space Adventures“太空冒险”旅行机构,为富人提供飞往太空的生意。2011年1月25日,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,美国弗吉尼亚州私人太空旅游公司总裁埃里克·安德森宣布,2015年乘坐俄罗斯“联盟”飞船前往月球观光的首张船票已经售出,当时的票价为1.5亿美元。   据悉,这位总裁还在2011年来到中国,希望将手中的第二张月球观光票出售给中国富豪。不过,这场观光之旅并没有在网上搜到下文。根据百度百科,“太空冒险”旅游公司的探月之旅已有8人报名,时间则是预计在2020年实现。   即便是对于 Space X 来说,前泽友作也不是今天媒体们口中的“首位”私人探月游客。   去年2月,Space X 曾宣布他们已经接了两笔大单,两位私人旅客将乘坐载人龙式(Dragon)太空舱,由重型猎鹰火箭(Falcon Heavy)将其发射升空,绕月球观光一圈后再由猎鹰火箭将其接回。   马斯克当时也像这次一样激动又坚定:首次载人月球之旅将在2018年下半年进行。   而当时间进入2018年,人们只等到了马斯克跳票的消息。今年年初,马斯克对外宣布:SpaceX将不再研发重型猎鹰火箭的载人功能。至于两位传闻中已经进行了太空生产培训的两位,马斯克始终未再提及。   跳票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位硅谷传奇的一部分:他一次次提出火箭发射日期,特斯拉 model S、model 3的量产日期,又一次次未能按时达成。但这并不妨碍他下一次再度提出一个伟大的构想,并给这个构想加上一个令人惊叹的时间期限。   有国内私营火箭创业公司对寻找中国创客直言,除了动力技术、火箭工艺和发展路径外,他们对 Space X 的关注点还包括活动套路。另一家公司的创业者也同样表示: Space X 在此时公布绕月飞行,计划符合“美国第一”的国家战略,但对Space X 本身来讲,更大的还是营销意义。   不会讲故事的科学极客不是好商人。跟乔帮主一样,马斯克也是一位营销*。   创立Zip2期间,马斯克把公司电脑伪装成超级计算机,并精心彩排一段秀等投资人来访时表演;Space X 进展困难时,举办火箭展览会给员工和投资人信心;就连不久前重型猎鹰火箭升空,马斯克也抓住时机,为其另一家公司特斯拉打了一波广告。   Space X 终极产品——BFR 火箭   是的,截至现在,我们看到的还只是两个大男孩的梦想和一场策划精良的营销。   埃隆·马斯克为这场大秀做足了准备:直播、预热、设置悬念,单是这位私人月球旅客的真实身份,就让全世界翘首期盼了足足五天,*各大媒体版面。不得不说,这很马斯克。   站在一节火箭推进器前,一向容易害羞的马斯克显得意气风发。毕竟这是继阿波罗登月之后,时隔46年,人类再次靠近月球的希望。   根据官方给出的本次绕月之旅航程示意图,火箭发射后将与飞船分离,飞船先绕地球飞行,然后直奔月球,绕月近一周后返程,溅落点(指人造卫星、宇宙飞船等返回地球时,落到指定的海域)目测在加州附近。航程总计约7天,与月球的最近距离大约201公里。   将要执行这次发射任务的是新型的BFR(Big Falcon Rocket,大型猎鹰火箭)。   马斯克此前曾表示:SpaceX现有的猎鹰9号、猎鹰重型运载火箭、龙飞船等等都是过渡产品,他们最终都会被BFR取代。而能让科技狂人马斯克视作唯一的终极产品,BFR在技术上的开创性可以想见。   据公开信息,BFR由助推器和飞船两部分组成,总长度将达118米,其中,BFS飞船加上尾翼的长度达55米,装有能够活动的前飞行翼。   根据最新发布的资料,BFS飞船有3个尾翼,其中2个尾翼是能够活动的,一个是固定的。这是 BFS 飞船技术上的改进之一,此前,Space X 方面透露 BFS 仅有两个小尾翼。据猜测,这一改动是为了飞船回收时的降落而设计。   装满燃料后,BFR将重达4082吨,近地轨道运载能力约550吨,可装载150吨货物,并可运送100名乘客前往火星。作为比较,世界现役运载力最大的重型猎鹰运载火箭,其近地轨道运载能力为63.8吨,地球同步轨道运载能力为26.7吨。   在引擎方面,旧版 BFS 飞船的设计是6个引擎,包括2个低空发动机和4个用于太空飞行的发动机。而在Space X 最新公布的渲染图上,可以明显看到7个发动机引擎口,据悉,这7个引擎皆为大型猛禽猛禽发动机。这将进一步加大飞船的推力。   除了*的运载能力,BFR 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,整个系统100%可重复使用。一旦实现,火箭发射成本将极大降低,但这一目标也使得BFR 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困难的研发项目之一。   即便 BFR 火箭再次更新了其设计方案,但马斯克并没有因此推迟其时间表。马斯克仍旧咬定,BFR 将于2022年首次飞往火星,2024年有望实现火星载人飞行。   马斯克经常跳票,但仍不妨碍我们仍对他抱有期待,因为马斯克吹过的牛最终还是都实现了。   华尔街有分析师曾警告人们:不要买马斯克的*,你买了只是浪费钱!但据Seeking Alpha分析师Yoel Minkoff称,Space X的估值已经攀升至约280亿美元。另据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去年底发布的报告称,马斯克旗下可能通过打造一个卫星宽带网络成为价值500亿美元的巨头。   按照马斯克的设想,未来 BFR 每次能搭载 100 多名乘客,每个人的费用降低到 20 万美元,真正让普通人也有机会登上太空。   而验证火箭可靠性的终极方式就是实际发射。目前,BFR 仍在建设阶段,试飞至少要等一到两年。 江苏邳州市碾庄2018定融计划   她们已错过最佳年龄,在求子的路上,备受生理、心理的煎熬,有时还不得不踩在法律的“灰线”上。   《财经》记者 辛颖 王丽娜 | 文 王小 | 编辑   在中国的大军里,新添了一群人,她们的身体在走下坡路,意愿却分外强烈。已错过最佳受孕年龄的她们,在和时钟赛跑,急切地想尽各种招数,只为养一个宝宝。   同发达国家一样,中国妇女初婚和初育年龄近两年在不断推迟,高龄孕直线上升,尤其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,压力得以释放。  中国妇女初婚和初育年龄近两年在不断推迟,高龄孕直线上升,尤其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,压力得以释放。 图 / 视觉中国  在北京市床位数最高的妇产科专科*——北京妇产*,2016年迎来近1.5万个婴儿,其中,“大约4000多例的年龄在35岁以上,400多例超过40岁,还有四五十例超过45岁。2017年,高龄又增加43%,其中40岁到44岁的增加约70%。”该院产科医生宋伟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   高龄孕产拉升了高危比值。2016年数据显示,大约四个孕妇中就有一个是高危。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形势更严峻,2016年北京高危比重达62.8%。   年龄,是一道的闸门,这道闸在下坠的不可逆中加速。女性*巢功能在35岁之后极速老化,就像树枝突然折断垮掉一样,医学界将35岁之后力下降的情况称为“折棍现象”。*上把35岁及以上妊娠的,皆归为高龄。   决定加入高龄潮时,王楠的想法是“赶紧生”。2016年,中国推行近40年的计划政策转向全面放开二孩政策。她和丈夫想*一个孩子。35岁的她,没有过多纠结再养育一个孩子的负担,“关键是趁着还算相对年轻赶紧生”。   数据显示,全国符合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,60%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,50%在40岁以上。   高龄不易,即便成功,并发症、*畸形、分娩困难等风险也会更高。因此,即使备孕期间没有异常,*也会将她们直接纳入高危管理。   原国家卫计委自2017年开始对高危孕按颜色标记风险, 40岁以上的高龄则直接纳入意味着高风险的红色区。   即便如此,那些想抓住最后机会的70后,以及想要生个老二的80后,仍然奋勇直前。她们有的四处求药、紧张备孕,有的求助于现代医学辅助*技术,有的甚至不惜游走之地,踩在“灰线”上祈子。   不顾一切求子   为了生孩子,在35岁时王慧辞职了,一门心思做试管婴儿。她先后5次取*、3次移植胚胎,换了两家*都无果。   “第三次做移植的时候,连医生都掉眼泪了,她真心希望我成功。”王慧第一次在*的楼道里哭得稀里哗啦。   穿梭于各大**中心*的人群中,新增加的主力是70后、80后。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曾介绍,中国年均完成70万例辅助*技术。   以70后为主,她们在独生子女政策时不能生,二孩放开后很着急。“从医学上认为机会不多,她们自己也相信有困难,但又特别迫切想去做*。” 北医三院*中心主任刘平向《财经》记者介绍。   这样的热度催化了辅助*市场的迅速发展。2007年原卫生部曾将辅助*技术行政审批权下放到省级卫生行政部门,辅助*机构从2007年的95家突增至2012年末的356家。截至2016年,全国获得执照的辅助*机构增至451家。   然而,女性年龄太大,即便是利用辅助*技术成功率也不高。   依据历年来的数据,刘平认为,还有辅助**价值的年龄上限是43岁,43岁还可能有一些成功,但高于44岁成功率会很低。   所有的影响因素中,永远不变的是女性的年龄。输*管不通、弱精症都可以通过*手段克服。唯有年龄带来的折损,不可逆转。   王慧曾经设想过,用试管技术如果还是失败,“最后一步打算就是借*。在生孩子这个事情上,很多人一定是在不断退让”。   不少高龄,对人工辅助技术心存戒备,先是自然拖一段时间,万般无奈才求助于科技手段,当一次次失败之后,一些人甚至会“借*”或者*。   按原卫生部的《人类辅助*技术管理办法》等规定,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*子、,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技术。换言之,只可接受赠*。   获得赠*十分不易。因为按相关规定,一次取成熟*子20个以上,自留15个,其余方可馈赠。“工作这么多年,从没有见过一个*选择等待赠*。”北京宝岛妇产**中心首席专家左文莉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   *的人罕见,更何况一次促排获*数超过20个的妇女中,多数都是多囊*巢综合征*,而此类*的*子质量普遍较差,且该疾病有遗传倾向,也会被禁止赠*。   刘平说,如果确实遇到排*多于20个,“我们会稍微提示她一下,如果你愿意可以捐出来,当然这完全基于自愿”。现实中,自愿*的案例凤毛麟角。   有需求者会转向黑市。“爱心*” “供*”这类小广告,在**的地上、卫生间的门、墙上,随处散落。   一位不愿具名的*机构业内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介绍,建立一个辅助*的无菌操作实验室,大约要400万元。而做辅助*的市场价从7万至40万元不等,因此对于地下的试管婴儿机构,回收成本很容易。   不少高龄女性在之路上存有执念,抱定生养一个孩子的决心。由于辅助*的成功率因个人体质而异,年龄越大,成功率越低,她们不惜铤而走险寻求“”之地的可能机会。   为这些地下产业链操刀的医生,往往都来自公立*。吴芳在公立*试管失败后,几番打听找到上海当地的一家地下辅助*机构,“第一次去被蒙着眼睛接到上海郊区,所谓的*中心就在一幢别墅内,确定是真的*之后才能见到医生,操刀的就是公立*医生。”   冻*、借*、,在中国皆处于法律不禁、不允的灰色状态。在法律上留有“真空”, 因此,对这一类行为的处罚法律依据不足,无法针对不同主体实现规制,对非医疗机构实施也没有规定任何处罚措施。   37岁的杨乐,离异,没有孩子。“我怕等不及找到下一个合适的人,我想冻*。”她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一度产生“贿赂”*科医生的念头。   目前国内的医疗机构不能开展这一项目,国外冻*的综合成本又太高。刘平以其业内资深者的观察评价,“国内的冻*技术也就是近四五年开始发展,现在也只是相对成熟。由于一次也不能冻很多*,之后的试管婴儿成功率也可能受到影响。”   王慧在国内*尝试三年之后,38岁时,决定再去日本一试,她仔细筛选*,甚至研究各*院长的研究方向。一年多里她前前后后去日本11次。   漫漫试管路上,王慧备受希望与失望交替折磨,最煎熬的不是一次次的抽血、做B超、打针、取*,而是“像等待一次次宣判,宣判你的*好不好、能不能用、能不能配成胚胎、胚胎是什么级别的、最后能不能移植”。   不惑之年,仍在求子,王慧焦虑之下开始*安眠药。在得知自己后,“反而出奇地平静,经历了太多失败、沮丧,这一天真的来到,我已经筋疲力尽”。   在备孕八年、试管六年之后,41岁时王慧终于如愿。   顶风   一旦成功,意味着下一场搏斗开场。   高龄妈妈们从*科转战到妇产科,和普通的孕一样月月产检。医生们遇到她们,会格外留心,因为她们孕期出现各种并发症几率高。   2018年6月,67岁的张枫赴台湾通过试管婴儿手术成功怀上了双胞胎,成为中国最高龄。回到北京的张枫,首先要找到一家*建立医疗档案,才能按时产检。然而,张枫在一家二级*做检查时,被发现患有妊娠期*,由于风险较高,迟迟未能建档。   别说近70岁,就是30多岁的孕妇患上妊娠*,也十分凶险。   妊娠*是产科医生重点观察的病症之一。在孕20周之前发现的*,一般是孕妇既有慢性*的合并症;在孕20周之后发现的*,则是由于妊娠引起的*并发症。   妊娠*提升了孕妇孕期发生心脑*意外的风险。高龄初的妊娠*综合征发病率约为年轻初的5倍,可能会发生脑出血、心脏骤停等,*也会生长受限,出现胎盘早剥等,严重时或危及母子生命。   产科专家会诊和分析后,决定安排张枫到北医三院进一步检查和诊断*。为了严格控制风险,各地都出台了高危孕的转诊、急救制度。当出现一定高危指标时,强制转到指定的上级*。北京市规定一般高危孕妇应在辖区二级及以上助产机构建档、分娩;严重高危孕妇应在区级抢救指定*或三级助产机构。   张枫在北医三院接受检查后,北医三院专家组通过讨论,认为其情况不宜妊娠,建议其住院终止妊娠。   但是,张枫坚决拒绝。四年前,因为一场车祸,张枫失去了独子,孩子的计划也未能成行。高龄生子的风险,她很清楚,她决定为生孩子承担一切后果。   对于高龄来说,即使愿意承担生产时的各种风险,自然流产的几率也在增加。   而且高龄的*巢功能衰退,意味着老化的**。同样的,*的质量一般在40岁之后也明显衰退,随之而来的便是*出现染色体异常的几率更大。   年龄每增加一岁,*子在形成过程当中,就会产生很多异常,这种异常不是遗传的,是新发生的,会导致胚胎异常。中信湘雅*与遗传专科*副院长林戈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我们统计过,45岁以上的,会有70%的胚胎是异常的,35岁以下可能就是平均15%-20%。”   在张枫和*博弈时,北京市卫计委曾向各*发出关于高危孕管理的通知,委员会老年与妇幼健康服务处处长郗淑艳公开表示,“我们印发了有关高危孕管理的相应通知,主要是针对全市的高危孕,而且含高龄,这对全市的孕来说都是一个更好的服务保障工作,并不是针对某一个案。”   张枫因罕见地高龄,被关注。近年来,高龄产子尤其是超高龄案已发生多次,其实,已超出单纯的医学问题,而成为*问题。   在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医疗律师艾清看来,根据民法总则及《妇女权益保障法》规定,法无禁止即权利,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子女的权利。最新的民法总则第110条规定,任何年满18周岁的公民,没有上限,都享有生命权和身体权,权毋庸置疑,包含在身体权和生命权里面。   几经辗转,张枫最终在一家妇产*建立医疗档案,正常情况下后续产检*及生产将在该院进行。   定期产检,在看来像是例行公事。“其实每一次产检,在医生脑子里都是鉴别诊断的过程。”宋伟说。   所有的*资料、数据、风险在医生脑子里迅速过一遍,作出鉴别。这个过程是之前数百年经验和对疾病认知的积累。   在接诊高龄时,医生对其生命体征和*的监测更严密。很多时候,医生还不能把所有风险都告诉孕。比如高龄患有*,遇到重视孕期控制、有一定知识文化水平的,医生稍加提醒即可。   如果不重视,“我们就要说得多一些,又不至于引起她精神紧张。不能告诉她你有*了会有这样那样的病。她会非常担心害怕。”宋伟的同事马莹,对高龄增多给妇产科医生带来的压力深有感触。   马莹说,一旦遇到高龄,尤其是38岁以上的孕妇做产前检查,“我们就会想,这个人我们要多关注。同一个病人,你要反复诊断检查”。   随着高龄增多,产检*分外重视。在北京海淀区妇幼保健院,高龄会有专人管理。北京海淀区保健院院长彭振耀介绍,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下,仍然安排两人她们的产检,如果发现没有来,一定会及时提醒联络。   一位不愿具名的产科医生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“*科医生和产科医生有时立场不太相同。*科医生是利用科技弥补自然人体的不足,产科医生当然会尽力保住孩子,但更觉得这个事要顺其自然。”   生孩最后一关   如果产期临近,高龄孕妇的最后关口就到了。   37岁的文婧,好不容易怀上二胎,却被发现是瘢痕妊娠。患瘢痕妊娠的,犹如在身上携带了一颗不定时“”,让产科医生十分紧张。   瘢痕妊娠,会导致破裂。2016 年全国孕前三位死因顺位为产科出血、羊水栓塞和心脏疾病。而在导致产后出血的原因中,破裂占比很高。   和文婧一样的二胎孕妇在增加。当孕妇在生一胎时,很多选择了剖宫产,手术会留下隐患。这类孕妇再后,潜在的一大风险就是当二胎孕囊着床在一胎剖宫产的*处,即瘢痕妊娠。   为了时刻提示医护人员留意,文婧的病房门上,有一个标签标注了瘢痕妊娠。孕期38周时,文婧有一些流血的迹象。考虑到瘢痕孕晚期破裂的风险,医生让她提前两周就住院观察。   一旦瘢痕破裂,*就可能窒息死亡,甚至可能滑到腹腔中,也必然面临腹腔大出血,危及生命。   2000年至2016年间,破裂导致产后出血死亡概率最高的年份是2014年和2016年,达到15.2%、15.9%,分别是单独二孩政策和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年,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前从未超过14%。   随着*发育,如果并发胎盘前置,瘢痕妊娠极有可能发展成产科医生面对的最凶险的一种生产情况——凶险性前置胎盘植入。   胎盘的一部分,甚至一大部分与壁紧紧黏在了一起,更甚者长到了的肌肉层里,或穿透壁,把相邻的脏器如膀胱也黏上了。   这类的胎盘无法像正常情况一样,在分娩的过程中从壁自行剥离,而人工剥离又会损伤肌层,出现难以控制的产后出血。   数据显示,胎盘植入严重并发症的发生率为60%,最常见的是毗邻脏器损伤。胎盘植入所致的孕死亡占总数的7%。   二孩政策放开后,原本不必考虑的风险出现了,尤其是对于距离一胎已经十几年的高龄而言。   35岁以上的,剖宫产*的愈合情况和的延展性都不如预期。一般来讲,剖宫产手术后2年-3年,瘢痕肌肉化的程度达到最佳,对再次影响最小。之后瘢痕会慢慢退化,术后5年以上,上的瘢痕基本不再具肌肉特性,风险随之增加。   等在二孩政策门外的,不少剖宫产间隔都在5年以上,甚至达到10多年。随之而来的是,破裂导致的产后出血比例增加。  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妇产科John C. Hobbins博士在其《产科超声:实践中的艺术》一书中指出,曾经有过剖宫产历史的高龄,如果目前内有*,且前置胎盘恰好盖在*上,其出现植入性胎盘的几率为40%。   剖宫产手术自上世纪80年代起在中国快速普及,至2014年达到34.9%,高出世界卫生组织(WHO)设定的警戒线15%两倍之多。数据显示,在2008年-2014年间,中国剖宫产率年均升高约1个百分点。   值得注意的是,WHO指出中国的剖宫产中有11.7%没有明确的手术指征。这部分并不真的需要剖宫产,很多是因为难忍分娩时的疼痛。无痛分娩技术已成熟,但在国内发展一直较为缓慢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在欧美国家,无痛分娩比例高达80%以上,而在中国目前还不到10%。   国内紧张的医患关系和医疗纠纷的压力,也不利于提升自然分娩的比例。有*指出,82.7%的医务人员认为家属的意愿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,更多的医生倾向于听取家属意见。   剖宫产的刀口通常选择在前壁的中下部横切,前置胎盘植入则可能覆盖住宫口,因而不能再顺产,也覆盖了第二次剖宫产可选的刀口位置。胎盘和长在一起,这意味着切开的一瞬间,同时破坏了的,以及胎盘中连通母子的大量*,鲜血会瞬间涌出。   “打开后,迅速吸净羊水。必须要在10秒-15秒之间,用手娩出孩子。”宋伟已经为这类手术做了充分的准备,一胎剖宫产的高龄凶险性前置胎盘植入,就会有一个团队介入。   对这样的手术,北京妇产*已经有了稳定的多学科医疗团队模式。一个普通的剖宫产手术,通常只需要6名医护人员。而这样复杂的情况,手术可能需要一个20多人的团队。   宋伟介绍,上台的产科医生至少3位,科室主任要到场。医生3人,其中至少需要1名-2名资深的。手术室护士5人-6人,护士长必须在场。   一般高龄可能会有肌瘤等问题,或肿瘤科的主任级别也会前来协助。   如果胎盘植入侵入膀胱,还要从外院请一位*科专家。此外还有,专门控制止血球囊、输血、记录抢救、随时对外联系和参观学习的医生。   上手术台前的、输*植入等准备工作,就要两三个小时。手术一般会持续两个小时,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止血。如果不保会容易一些,“保留的难度会更大。”宋伟说,娩出孩子后,此前定位在腹主动脉内的球囊会打开,充盈主动脉,暂时止血。   这时宋伟会有15分钟的时间判断,下一步该如何做。主动脉止血时间如果过长,会导致腹部以下的*坏死,“产检中可以通过B超等检测判断胎盘植入的大致情况,但每个人实际出血位置和出血量不同,都要边处理边决定”。   一位体重60公斤-70公斤的孕妇,体内血量在4000毫升-5000毫升,而这样凶险的手术失血量至少在4000毫升-6000毫升,相当于全周身换血。   中国在试图降低剖宫产率,尤其是非医学指征的剖宫产。2014年,中华医学会推出了《新产程标准及处理的专家共识》,减少人为对产程的干预,促进自然分娩,降低剖宫产率。   2006年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与美国妇产科协会(ACOG)针对无指征剖宫产提出了处理原则:应该个体化并符合伦理原则,妊娠39周前,除非有*肺成热的证据,否则不应施行剖宫产;同时,分娩机构应该为所有的分娩女性提供有效的疼痛管理,疼痛不应成为选择剖宫产的原因,需要多个子女的母亲不提倡剖宫产。   国家统计局抽样数据显示,在单独二孩政策放开之后,2015年高龄比例由2014年的8.3%增加到12.4%。其中,二孩及以上中,高龄占比升至18.7%。   在和医生沟通之后,文婧最终确定再次进行剖宫产手术,顺利产下一名男婴。在她曾战斗过的*科,一支备孕大军按照她的流程单,还在小心翼翼地走着。   移植的过程像流水线——*、促排、取*、移植。成熟的操作体系维持着各**科的有序运转,排队等候的人群在各自的流水线上缓慢移动。   焦虑、喜悦、失望、悲伤等情绪充斥其中,似乎没什么能阻挡这一群人做母亲的愿望。   成为母亲的机会是有限的,医疗水平与科学技术的发展在不断延长这个周期、提高几率,并尽可能地降低风险。在更多女性选择高龄产子的同时,也需要自身更加理性的考量和*更多的体谅。 【TAG】江苏邳州市碾庄2018定融计划

分享到:
免责声明
1)本信息由“上海进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发布,由“上海进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负责信息的合法性;
2)本站平台目的在于分享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;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及交易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)本信息如有侵权请将此链接发邮件至517763949@qq.com,本站将及时处理并回复。
4)《新著作权法草案》第六十九条规定: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网络用户提供存储、搜索或者链接等单纯网络技术服务时,不承担与著作权或相关权有关的信息审查义务。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行为的,被侵权人可以书面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,要求其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。